創業者應對“不確定性”的10點建議

不懂技術怎么做產品?15天在線學習,補齊產品經理必備技術知識,再也不被開發忽悠。了解一下>

創業如同戰場,市場競爭、內部組織,每一個要素都能影響創業者與企業的生存狀態。而在外部環境劇烈變動,各種不確定性接踵而至的時候,對創業者來說,真正的理性,就是要避免系統性毀滅,保全自我。

黑天鵝之父、“不確定性四部曲”作者納西姆?尼古拉斯?塔勒布說:

“我從小在戰火紛飛的黎巴嫩長大,風險對于我來說,意味著在每天吃晚飯的時候,我不知道白天和我一起踢球的小伙伴還能活下來幾個人。”

風險隨時存在,一切都充滿不確定——無論對誰都是如此。時代的一粒灰,落到每個人頭上,就是一座山;大環境的一口哈欠,刮到每個人臉上,就是臺風。

透過《反脆弱》《非對稱風險》,在當下的時間節點,我們想重溫這個古老話題:人類如何應對危機?

極端環境或許正是一個契機,讓我們回歸本心,重新思考生命、生活的本質,和人們賴以生存的基石。

在本文中我們將探討:

  • 我們身處的世界,以什么樣的方式運轉?
  • 在不確定環境下,如何做出正確決策?如何看待和應對風險?
  • 在危機面前,群體的最優解是什么?

Part1?我們不能預測何時下雨 ?但可以選擇帶傘出門

“21世紀沒有穩定這回事。”《人類簡史》作者、歷史學家尤瓦爾·赫拉利說,“如果想要穩定的身份、穩定的工作、穩定的價值觀,那你就落伍了”。

由于人類情感天然喜歡安全感和確定性,絕大多數人都傾向穩定——即使這個穩定只是大腦自我營造的假象,并愿意為特定產品和服務的確定性買單(Paid for Certainty),因此誕生了保險、預付款和各種各樣對沖風險的金融衍生品。

然而生活中的隨機性和不確定性一直存在。換個角度講,這也正是人們需要為確定性付出代價的原因。

隨機事件可以被歸為兩種統計學屬性:平均斯坦(Mediocristan)極端斯坦(Extremistan)

平均斯坦是薄尾的,并且受影響的個體不會再波及他人;而極端斯坦從定義上看,會對較大范圍的人群造成影響,有平均斯坦所不具備的系統性影響和可倍增的風險,比如流行病。

平均斯坦和極端斯坦的對比

極端斯坦的存在,推翻了原有的古典預測理論體系。

對自然現象、社會政治、科學進步、金融市場變化很難存在完善的預測,正是由于一個極端小概率個例的出現,會推翻之前的大部分結論——影響巨大的小概率極端事件,這就是“黑天鵝”

它們只存在于極端斯坦中,分正負兩種,例如互聯網的發明和次貸危機。

盡管事后有諸多解釋,事前卻根本無法預測;但應對無序狀態、處理混沌事件的意識與能力可以提前培養。

對抗時間和空間的無序性是一場永恒的戰斗,我們稱之為生存。

面對波動性和其他壓力源,脆弱的事物通常會從中受害,而非受益。世界需要一個能夠不斷利用隨機事件、不可預測的沖擊、壓力和波動實現自我再生的機制,即“反脆弱”。

  • 肌肉的生長,是通過舉重等過程經受外界刺激,肌纖維斷裂并自我修復后,變得更強;
  • 抗體的產生,是通過接種小劑量病原體即疫苗,刺激身體識別并作出反應,從而免疫;

人類的免疫系統是反脆弱的,硅谷“鼓勵失敗”的傳統也是反脆弱的。相對而言,復雜精密的紐約金融系統是脆弱的,周期性危機始終存在。風會吹熄蠟燭,卻能使火越燒越旺

“反脆弱”不等于“復原”“強韌”,更加著眼成長和發展。機械體是脆弱而靜態的,而有機體是動態的,正常運轉離不開波動性、隨機性、信息的連續交換,以及壓力。一旦環境中失去這些因素,反而會失去活力。

例如在上世紀的美國黃石公園,生活舒適的美洲赤鹿數目激增,吃光草木,重新引進其天敵狼群后,園區內的自然環境和生態多樣性反而得到了恢復。這也能解釋為何人類需要危機、需要反脆弱。

不僅能從混亂和波動中收益,而且需要這種混亂和波動,才能維持生存和實現繁榮——或許是指引我們在“黑天鵝”的世界中持續生存下去的行動指南。就像《權力的游戲》的世界里揭示的那樣,Chaos not is a pit, chaos is a ladder.

Part2 ?真正的理性 即避免系統性毀滅

沒有波動,就沒有穩定,要讓自己成為遇風而盛的火焰。身處大環境中的個體如何應對風險?塔勒布有他的建議:

1. 意識層面,我們對隨機性和不確定性的存在無可回避

對生活中神秘的、難以解釋的、尼采稱之為“酒神式思維”的事物,或許更需要重拾敬畏和重視。人們如果不是很有把握,就不應該過多觸碰、干涉或者阻止一個復雜系統的運行。而由缺乏實戰經驗和務實精神的人容易把事情搞復雜,系統過于繁瑣導致崩潰。

這最終回歸到一個千百年來不斷被驗證的簡單原則:尊重規律,敬畏自然。當下我們身處的這場危機的起因,同樣能驗證這個道理。

未來包含在過去之中。“日光之下,并無新事。”知識最大的貢獻或許并不在于提供多少全新的見解,而在于消除我們認為錯誤的東西。對過去保留一些尊重,對歷史保留一份好奇,對“過來人的智慧”保留一絲渴求。很多時候不成文的古老經驗法則對生存起到了決定性作用。

2. 行動層面,知道不確定性不可逃避的基礎上,不如主動去擁抱、去應對

肌肉承受壓力,會變得更加強壯;謠言在遭遇壓制時,會變本加厲。許多事物都會在壓力、混亂、波動和不確定中迎來反彈。

試錯仍是真理

射擊時故意偏離一點瞄準的目標,命中率可能更高。

同樣地,如果犯某些錯誤的代價較小,那主動去犯這些錯誤反而是理性的,因為很可能帶來突破。許多革命性的新藥物都來自意外發現,或者當前用途和最初設想完全不同,一個沒有錯誤的世界,就不會有盤尼西林和化療療法的問世。

由于存在“偏差與方差互補機制”,故意偏離一點瞄準的目標(如左圖),命中率可能反而更高。如果兩個得克薩斯州牛仔舉槍對射,左邊的射手更容易活下來。

善用杠鈴策略(Barbell Strategy)

即避開中間平均部分,注重投資兩端,一端是風險規避(90%),一端是風險偏好(10%)。

這個組合損失有限,但收益是敞口的,保護自己免受極端傷害的同時,讓有利因素或正面“黑天鵝”順其自然地發揮作用。

巴菲特的投資理念之一,也正在于永遠在自己的投資中保持對高風險的小額追逐。

杠鈴投資組合= 極度安全的資產+高風險高回報資產

從個人擴展到集體,還有一項重要原則:不能犧牲他人利益,來增強自身的反脆弱能力;不能在個體對抗風險時,把集體置于更大的危險下。

事實上,一定程度而言,整體系統的穩定性正是有賴于各組成部分的脆弱性。例如人人終有一死(而不是長生不老),因此才可能在代際間實現基因進化,以適應環境變遷,用個體的脆弱換取集體的強韌。

不承擔風險就沒有資格發表意見。現實世界中的決策需要放手去做,盲目的人總是想贏得辯論,而明智的人則尋求實實在在的行動和獲利。在大自然中,生存永遠是第一位。

「Strip, or Retire」后來演變為俗語「Skin in the Game」,意即利益綁定,切膚博弈

群體生存需要風險共擔,權責的不匹配常常是加重危機的原因。

傳說在古希臘的一所摔跤學校門口寫著:Strip, or Retire(脫,或者離開)。

要么脫了衣服鏖戰到底,用行動證明真正想學習的意愿,把輸贏和自身利害綁定;要么沒有資格踏入,想做看客只能離開。后來演變為俗語「Skin in the Game」,意即利益綁定,切膚博弈。

與之類似,《漢謨拉比法典》中的以眼還眼(Eye for Eye)思想,同樣體現了對利害共擔的強調:房屋垮塌導致戶主死亡,則建筑師也應被處死。改變世界的創新者值得尊敬的原因,也正在于他們不僅擁有與眾不同的想法,還愿意為之AIl In下注。

真正的理性,即避免系統性毀滅,并通過“林迪效應”由時間檢驗。理性很多時候并不能被清晰的語言和邏輯路徑所描述,它只有一個終極內涵:幫助生存。“要想投資成功,首先得活著”,萬事萬物能幸存下來一定有其原因。

Part3 ?創業就是闖關 ?首先要身處其中

創業亦是如此。“成功來自困難。大部分創新是失敗的,但這不妨礙人們去嘗試。”活下來就是勝利。

創業之路上大部分的失敗,都在于把自己當成了一個觀光客,而不是一個理性漫游者。觀光客無不抱有“目的論錯覺”,以為自己確切地知道將來的方向,并將其鎖入一個難以修訂的計劃,而理性漫游者卻會持續、合理地根據沿途獲得的信息修訂目標。

《反脆弱》《非對稱風險》不失為充滿真知灼見的創業指南書。我們從中總結出一些樸素的原則:

1. 警惕過分復雜的理論,“真佛才說家常話”。躬身入局才有發言權,不親歷風險共擔的人,不懂得大道至簡。

2. 對小概率、大后果的事件保持敏感。從概率上來講10%和50%的區別,對于個體來說可能就是0和1、有和無的區別。

100人去賭場賭1次VS 1個人去賭場賭100次:從一個時間點上看,一個人的爆倉不會影響另一個人的收益;但對于某一個體來說,一旦爆倉就意味著出局。

集合概率與時間概率常常不匹配,不是所有事物都具有遍歷性。

3. 檢驗一切事物最有效的手段是時間,畢竟延續生存是人類的最終目的。所謂理性就是保證自己所在的集體生存更長時間。

4. 在once-in-a-lifetime的一錘子買賣中,交易對手更可能會隱藏關鍵信息,因為雙方的長期責任不對稱。

5. 幸運者因為運氣好而成功,卻可能將概率歸結于能力。不妨多設想另一種可能,多從“假如歷史以另一種方式呈現”出發論斷成敗。

6. 對自然系統的復雜性,要保持足夠的敬畏;對人為系統的復雜性,要保持足夠的警惕。

7. 建議或幫助讓人進步,但為我們帶來最大成長的,往往是那些曾想打倒我們,但最終未能如愿的人或事物。

8. 危機是大考,在緊張和專注的環境下學到的東西會永遠屬于你,你的大腦或許不會再表現得那么睿智,但是沒有人能夠拿走你已經學到的東西。

9. 能夠成功創立一個好公司的人,和能夠成功地把一個公司賣出好價錢的人,一定是兩種完全不同的人。

10. 自大狂某種程度上對產品和公司的發展是有好處的。因為你足夠熱愛這份事業,所以你會去捍衛它,承擔責任。

創業中鼓勵失敗,也鼓勵競爭。而理性的價值就在于:同一個地方不必跌倒兩次。每一次嘗試、每一次失敗都能提供額外的信息,每一個信息都比前一個信息更有價值……不斷從失敗的嘗試中,能夠逐漸摸索出正確的方向。

不要讓價值觀成為“裝飾性的信仰”,而應該成為生命中一以貫之的原則準繩。行動才有發言權。

祝愿所有人都在充滿不確定性的世界中有所承擔、有所獲得。讓時間檢驗一切。

 

作者:何麗芯 劉妍;微信公眾號:華映資本(ID:MeridianCapital)

本文來源于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合作媒體@華映資本

題圖來自Unsplash,基于 CC0 協議

給作者打賞,鼓勵TA抓緊創作!
評論
歡迎留言討論~!
虎扑足球手机虎扑网 旧版麻将来了下载 st股票涨跌幅度 贵州11选5近20 用流量打麻将费流量吗 陕西麻将打锅子玩法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黑龙江p62开奖结果查询 大连股票配资 甘肃11选5查询 快乐10分钟开奖号码 吉林十一选五前三直走势 黑龙江p62走势透图 安全可靠的理财平台 新疆11选5玩法说明 今天的河北快三走势图 温州麻将熟客app